“背刺”快手,摩根士丹利在想什么?

2021-07-15 17:58 创事记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欢迎关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订阅号:techsina 

文/陈邓新  编辑/ 黎文婕

来源:锌刻度

当下,上市五个多月的快手,已成资本市场分歧最为严重的公司。

日前,据多家财经媒体报道,摩根士丹利发布研报,将快手的评级由之前的“增持”直接下调为“减持”,目标价也从300港元砍至130港元,砍价幅度高达56.67%。

消息一出,舆论一片哗然。

截至2021年7月15日,快手的收盘价为154.8港元,这意味着其后续股价,可能存在16.02%的下跌空间。

须知,摩根士丹利为快手IPO的三大联席保荐机构之一,而据快手招股说明书显示,摩根士丹利排在美国银行、华兴资本之前,堪称头号保荐机构。

那么,摩根士丹利为何要“背刺”快手?针对摩根士丹利的观点,资本市场的态度为何两极分化?看空评级,到底影响几何?

自相矛盾,皆因给投资者心理按摩?

摩根士丹利,在华尔街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据百度百科显示,摩根士丹利是一家成立于美国纽约的国际金融服务公司,涉及证券、资产管理、企业合并重组等多种金融服务,全球雇员总数高达6万余人,也被俗称为“大摩”。

从IPO来看,摩根士丹利与互联网公司结善缘颇有一手。

苹果、谷歌、Facebook、Uber、LinkedIn、快手、京东、腾讯音乐等大大小小的互联网巨头IPO背后都有摩根士丹利的身影。

因此,摩根士丹利看空快手的举动,才令外界愕然。

一名业内人士告诉锌刻度:“一般来说,保荐机构不应该主动去给自家项目降级,特别是这个项目上市还不足半年,一捧一贬这不是自相矛盾么,就算快手股价一直跌导致投资者不满,至少可以保持沉默,不然以后怎么做承销?”

从商业合作角度来看,摩根士丹利的动作颇有不合时宜的味道。

不过,从保护投资者角度来看,又无可厚非,上述业内人士也表示:“下调评级也符合逻辑,显得客观,毕竟快手追赶竞争对手的步伐不及预期,需要给投资者一个心理按摩。”

事实上,摩根士丹利的确有理有据。

一方面,日活不及预期。

尽管2021年6月23日,快手CEO宿华对外透露:“如今,快手全球月活跃用户达到10亿(人)。”

快手的日活增长平缓

快手的日活增长平缓

对此,摩根士丹利预测:“快手第二季日活跃用户数量,按季增速低于抖音14个百分点,为2018年第四季以来最大差距。”

另外一方面,扭亏延后。

据2021年2月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中国网络视频用户规模为9.27亿,其中短视频用户规模为8.73亿,很明显短视频迈入存量市场,而存量市场的竞争即残酷又血腥。

竞争加剧之下,摩根士丹利不再乐观,认为快手面临毛利率下降、用户获取成本上升等严峻挑战,2021~2022年的净亏损均超过120亿元,而扭亏为盈的时间节点也从2022年推迟至2025年。

需要注意的是,也有重量级券商站出来力挺快手。

譬如,中信证券维持“买入”评级,且给出314港元的目标价:“公司在中期商业化有望加速扩张,广告业务、直播电商业务有望进入高速增长状态,预计将释放巨大的商业价值。”

三大消极因素VS两大积极因素

实际上,摩根士丹利的拥趸者不在少数,个人投资者皇甫秉昕就是其中的一员。

“你买我推荐,真买我不买,快手股价腰斩后,现在膝盖斩也快了,说不定还有足踝斩,大家用脚投票就说明了一切。”皇甫秉昕如是说。

皇甫秉昕认为,快手当下有三大消极因素。

快手2021年第一季度,归属母公司的净亏损为577.5亿元,同比扩大了89.4%;广告收入为86亿元,而2020年第四季度为85.6亿元,处于滞涨的状态;直播平均月付费用户数为5240万,同比下降21.8%。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管它是真‘危’还是假‘危’哟!”皇甫秉昕称。

与皇甫秉昕不同,刘依凡有不同的见解。

作为一名股票兼中概互联网ETF基金的资深投资者,刘依凡对市面上的研报自有一套认知逻辑:“咋们炒股就是炒预期,悲观的看到的是问题,乐观的看到的是希望,本来就不是一路人。”

刘依凡投资经验丰富

刘依凡投资经验丰富

在刘依凡看来,快手不乏积极因素。

一是,快手2021年第一季度直播电商GMV为1186亿,同比增长219.8%;用户时长增长了14分钟,这说明快手的用户黏性在提升,是有质量的增长,其商业价值或被低估。

二是,快手出海有了一定的突破,Kwai、SnackVideo等短视频在海外更接地气,2021年第一季度海外市场月活跃用户数超1亿,到了4月份月活跃用户数变为超1.5亿。

“300港元都说不准,难道130港元就准了吗?”刘依凡称。

不以市值论英雄,却以市值论高低 

相比个人投资者,机构投资者的态度也泾渭分明。

某公募基金公司执行董事刘旭凌告诉锌刻度:“研报是否看好,或者说股价下跌,对企业本身经营无太大影响,毕竟股价是股东层面,经营正常但股价大幅波动的股票数不胜数,只能说看空的人目前暂时占多数而已。”

刘旭凌进一步表示,快手的流量逻辑正在发生微妙地变化。

在传统的认知中,快手以私域流量著称,这种模式赋予主播较大的流量以及更高的声量,却削弱了平台的商业变现能力。

此背景下,其一手培养的主播辛巴竟敢公然与之叫板:“快手,希望你把眼睛擦亮一点,我辛有志可以调动国内所有的资源,请珍惜我的本事和资源。”

对此,快手也收紧了私域流量,逐步向公域流量过渡。

譬如,据辛巴爆料,在2021年6月5日晚的直播中耗资4000万左右,其中仅买量就支出2500万元,换来80万人观看。

“快手正在重塑流量价值,而这个变化在资本市场并未得到体现。”刘旭凌称。

而某私募投资部经理陈听涛,则认为摩根士丹利研报加剧了资本市场对快手的担忧,令市值进一步承压,而市值恰恰是互联网公司决定江湖地位的关键因素。

陈听涛告诉锌刻度:“大家嘴上说的是不以市值论英雄,心里何尝不是以市值论高低,最明显的例子就是特斯拉,市值起飞之前何曾被全球传统车企巨头正眼相看,如今又成为学习的楷模。”

陈听涛进一步表示,上市公司与资本市场的关系其实是相辅相成的,前者可以筹集发展资金,后者可以获得价值回报。

快手市值萎靡不振

快手市值萎靡不振

“没有任何一个公司会永远一帆风顺、业绩一路向上,这不可能也不现实。区别在于,一个上市公司,到底把资本市场、把投资者,当羔羊、当朋友、当救世主,还是当同行者。”沣京资本基金经理吴悦风对此有过精辟定论,“真正意义上最合适的关系,就是你看我顺眼,我看你舒服,你做业绩和概念,我买股票和锁仓,最后形成市场的一致预期。”

从这个角度来看,快手做得可能并不到位。

总而言之,摩根士丹利的研报,在彼此立场不同、利益不同、观察角度不同的背景下,自然有了南辕北辙的解读,但无论哪种解读都难以否定眼下资本市场对快手“恨铁不成钢”的共识。

毕竟,期望越大,失望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