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业低迷、商誉压顶、5年被罚6次 益佰制药:A股最生猛夫妻档套路史

2021-07-16 19:01 财经自媒体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主业低迷,商誉压顶,5年被罚6次,信披考评降无可降:益佰制药,A股最生猛“夫妻档“套路史!

来源: 市值风云

益佰制药实控人窦啟玲,与景峰医药实控人叶湘武曾是一对夫妻档。关于景峰医药的光辉事迹,风云君已经有研报加以记录,《景峰医药:套路玩到天边,股价跌回原点,上市本是闹剧,是谁卷走大钱?》。

A股上市药企中,益佰制药(600594.SH)(公司)实控人窦啟玲,与景峰医药(000908.SZ)实控人叶湘武曾是一对夫妻档。

关于景峰医药,那是另一个故事,感兴趣的老铁请关注《景峰医药:套路玩到天边,股价跌回原点,上市本是闹剧,是谁卷走大钱?》,这里暂按不表。

今天故事的主角是窦啟玲和她的益佰制药。

益佰制药成立于1995年,于2004年3月登陆上交所。公司主营抗肿瘤、妇科药、心脑血管等药品销售;2020年药品销售收入占公司营收比重为87%。

截止2021Q1,窦啟玲作为公司实控人持股比例为23.4%。前十大股东中,除窦啟玲以外,单一股东持股比例在1%左右。

整体来看,窦啟玲的控股地位稳固。

根据2018福布斯富豪榜数据显示,窦啟玲的财富值在贵州富豪排行榜中排名第10;2018年她荣获“贵州十大杰出女企业家”称号。

媒体报道中,这是一位从打工妹白手起家的励志人物代表。

就是这位女富豪企业家,2013-2014年通过公司与第三方签订虚假工程合同等方式,套取公司资金合计3295万元。其中,套取募集资金1749万元,套取自有资金1546万元。

(来源:2019年6月行政监管措施公告)

上述资金被用于购买家具、家装用品等,收货地址为公司董事长窦啟玲在北京和贵阳的住所,形成控股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

窦啟玲已于2019年4月偿付全部占用资金。但控股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数额较大,占用时间长达6年,被上交所定性为“情节严重”的违规。

2019年6月12日,证监会对公司、窦啟玲、时任监事王岳华、时任财务总监郭建兰等均出具了警示函的监管措施。

套取资金只是其一,翻开公司披露的公告,一堆问题扑面而来。

一、5年6次批评谴责,信披评级降至最低

打开市值风云APP,搜索公司简称或六位数代码,进入“吾股大数据”,赫然发现公司竟在5年时间里收到6次监管处罚。

6次监管处罚包括2次通报批评,1次公开谴责,3次书面警示;涉及对象包括公司、控股股东、董事、监事、财务总监。可谓是劣迹斑斑。

除上述控股股东占有非经营性资金以外,最近一次违规处分发生于2020年6月9日,主要由于公司补缴税款有关事项信息披露不及时、公司未按规定及时披露2014年至2019年募集资金存放使用情况,上交所对公司予以通报批评。

另外,公司变更部分募集资金用途并永久补充流动资金的行为遭上交所2020年5月15日问询。问询函显示,公司拟终止民族药业GMP异地改扩建项目并将2014年募集的剩余项目资金1.51亿元(含利息)用于永久补流。

还有2016年11月,公司将专项募集资金用于土地相关事项,超出了募集资金的使用范围,但其未按规定履行调整募集资金使用用途的决策程序,也未及时披露,公司及董秘受到上交所监管关注处罚。

以及2016年7月,公司高管以接受媒体采访等形式代替信息披露,发布公司重大经营计划信息,收到上交所发出的书面警示。

由于频繁出现信披露违规,近3年公司的信息披露考评由2017-2018年的B,下降为2018-2019年度的C,2019-2020年再度降为D。

(来源:上交所信息披露工作评价结果(2019-2020))

信披考评D级就是最低等级,已降无可降。

二、实控人高比例质押,商誉爆雷之后再高商誉并购!

1、高比例质押

实控人窦啟玲自2011年开始,就持续质押所持股份。

截止2020年12月22日,窦啟玲累计质押股份占其持股数量的74.4%,占公司总股本的17.4%。

公司另外两大股东郎洪平、甘宁质押股份占公司总股本分别为0.8%及0.9%。公司三位大股东合计质押比例占总股本的比重为19%。

(来源:wind)

前有套取资金购买家具,今有高比例股权质押,看来实控人窦啟玲缺钱缺得厉害。

质押公告显示,质押资金用途为:偿还债务。

公司股价自2015年37元/股的高位,截止2021年7月5日收盘价已经跌至5.8元/股。说明市场的价格反馈机制还是有效的。

股价的连续下跌,恐会触发控股股东的平仓风险。

除此之外,公司自2013年开始迷恋上了外延式扩张之路。

2、高商誉爆雷

2013-2017年5年间,先后并购了女子大药厂、中盛海天、爱德药业、西安精湛、长安国际、淮南朝阳医院……等15家公司,合计耗资约30亿元。

“买买买”之下,公司曾一度脱离医药主业,涉足卫生巾、煤炭等业务。

商誉也从2015年的0.5亿元迅速攀升,到了2017年高达21.7亿元,占当年总资产的30%。

然而这些并购标的质量多数不佳,高溢价并购的资产并没有带来预期回报。

比如,收购女子大药厂时,预计其2015-2017年净利润分别达到5972万元、7716万元及8770万元,实际上其各期净利润分别只有1417万元、3112万元及3162万元。

这就是传说中的“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6家子公司商誉暴雷,累计计提商誉减值10.2亿元。巨额商誉减值导致公司当年净利润出现巨亏。

近些年公司商誉减值爆雷不断,截至2020年末,公司账面仍有6.3亿元商誉,依然存在减值风险。

2021年4月公司发布资产减值报告显示,公司进行商誉减值测试,其中有4项资产组合存在减值迹象,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合计1.4亿元左右。此外,公司还计提了固定资产减值准备2489万元。

公司商誉等资产减值的负面影响仍未消除。

(来源:2021年4月27日资产减值公告)

3、继续高溢价并购

令人倍感意外的是,吃过商誉减值爆雷苦头之后,公司仍旧不思悔改:

2020年12月,公司发布了一则8.8亿购买资产的公告,《公司关于拟受让京福华越和京福华采优先级财产份额的议案》。

这笔交易是公司通过8.8亿元受让华宝信托持有的京福华越66.54%的有限合伙人财产份额及京福华采66.65%的有限合伙人财产份额,从而拿下泗阳医院、兰考第一医院、兰考东方医院和兰考堌阳医院这四家医院的控制权。

(来源:2020年12月12日资产购买公告)

这笔交易较为复杂,交易各方存在诉讼和债务纠纷,并且有基金合伙人进入清算程序。但公司表示:本次交易无需提交公司股东大会审议,自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之日起即可生效。

2020年12月13日,上交所随即向公司发来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这笔交易的必要性、合理性、定价的公允性以及对公司未来的影响。

公告显示,京福华越和京福华采属于并购基金,合伙人包括华宝信托、*ST恒康等,原本约定存续期届满后,由*ST恒康收购华宝信托等合伙人持有的并购基金份额,并支付相关投资收益,然而*ST恒康面临破产重组,无力收购。

公司也提示了这笔交易的风险,包括华宝信托尚有2791万元认缴款未补足;公司拟受让的权益可能存在减值风险;公司未来对*ST恒康主张回购款和违约金时可能无法得到足额清偿;基金存在对外负债,清算时面临清偿问题等。

总之就是标的资产涉及较为复杂的法律纠纷,相关收益权(实质为一项债权)为*ST恒康对华宝信托的回购义务和违约金,

(来源:2020年12月12日资产购买公告)

要知道8.8亿是公司2020年净利润的4倍!

公司花如此高的代价,就为收购一项隐患重重的资产,为一个面临退市风险的上市公司接盘,说这“符合发展战略,利于资源整合”,你信吗?

此笔收购最终在交易所的问询之下终止。

风云君甚是费解之余,也对公司“不嫌事大”的精神境界折服。

三、收入端规模萎缩,利润端长期未有起色

2012-2018年,在外延式并购助力下,公司营业收入逐年提高,由23亿元增至34亿元。

但自2018年以后,公司营收规模出现萎缩,2020年营收较2018年的高点(39亿元)降了5亿左右。

再看公司的归母净利润表现。2012-2014年,公司归母净利润由3亿元增至5亿元;自此以后公司归母净利润起伏较大,但长期未突破2014年的高点。

2018年由于巨额商誉减值,公司归母净利润为-7.3亿元。2019、2020年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4亿元及2.3亿元,与2014年的水平相比,仍然没有多大改观。

在公司对交易所问询函回复中,公司披露了前期扩产的理气活血滴丸、心胃止痛胶囊、马兰感寒胶囊、疏风散热胶囊、强力枇杷露等传统医药产品近年来销售规模持续萎缩。

(来源:2020年5月公司公告)

(来源:2020年5月公司公告)

这些扩产产品的实际销量与预期销量差距极大,以销量较好的心胃止痛胶囊为例,预期年销量为1亿粒,实际年销量仅为605万粒。

其他产品销量更是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请看下图:

(来源:2020年5月公司公告)

公司胶囊剂、颗粒剂、口服剂的现有产能利用率都非常低,最高的胶囊剂产能利用率也只有51%,处于产能过剩状态。

结合扩产产品销量萎缩来看,新一轮医改背景下,临床价值相对不突出的传统型制药产品均面临销售大幅下滑的考验。

公司这类以中药和化药为主的传统制药企业,面临的挑战远未结束。

四、费用率高企弊病犹存

2012年至今,公司的毛利率一向较高,2020年为79%。

进一步来看,公司的高毛利率主要得益于抗肿瘤、心脑血管等产品具有的高毛利率。例如2020年公司抗肿瘤产品毛利率为93%,心脑血管产品毛利率为81%。

(来源:2020年年报)

2012-2020年,公司的管理费用率由6.8%攀升至11.1%;相对而言,研发费用率长期较低,2020年研发费用率为4.3%。

公司销售费用率自2012年以来持续高企,一直维持在48%-55%之间;2020年公司的销售费用率为49%。

与同业可比公司对比来看,公司的销售费用率也高得异常。

以2020年为例,云南白药(000538.SZ)的销售费用率为12%,在四家可比公司最高;而公司的销售费用率较云南白药高出37个百分点。

风云君翻看公司历年的销售费用构成发现,2017年以前公司的销售费用构成名目繁多,其中“差旅费”、“会议费”、“开发费”、“促销费”常担销售费用大头。

2017年以后,销售费用构成简单化;以2020年为例,学术推广、营销平台建设等市场费用占销售费用总额的94%。

(来源:2020年年报)

两票制、一致性评价、集采等政策落地实施以来,制药企业都面临如何调整销售模式和削减中间费用率等问题,以适应行业新规则。

对于公司来说,这似乎是一道很难跨越的坎。管理费用率攀升、销售费用率长期高企,却并没有带来收入端的相应增长。

与此同时,高企的费用率也在不断侵蚀公司的盈利能力。

以净利率来衡量,公司的净利率自2012年以来经历了不断下降的过程,由15%逐渐降至2020年的6.2%,降幅近9个百分点。大幅下降的净利率,显示公司的盈利能力下滑严重。

五、现金流趋紧,利润分配激进

现金循环周期显示,公司的购存销周期自2016年以来不断延长,由126天延长至279天,反映公司资金利用效率大幅下降。

另外,自2017年以后,公司经营现金净流入总体呈逐渐缩减的趋势,由6.8亿元缩减至2020年的3.7亿元;与此同时,公司的资本开支多数年份在3-4亿元之间,导致公司自由现金流规模逐渐下降,2020年转为负值。

2020年公司的重要在建项目共9项,已投入资金合计约2.4亿元。其中工程进度达到90%以上的项目只有两个项目,剩下7个项目的工程进度在1%-45%不等。

粗略估计公司后续几年资本投入需求依然较大,现金流趋紧状况犹存。

在公司经营颓势愈发明显的背景下,近两年实施的现金分红政策却颇为激进。

2013-2017年,公司一直按年度进行低比例分红,股利支付率最高未超过13%;然而,2019-20年,公司的股利支付率忽然就雄起了,分别高达167%及149%。

按照窦啟玲的持股比例估算,近两年公司共进行了3次现金分红,每次都是每股派发现金0.3元,窦啟玲从三次分红中合计获得约2亿元。

本来股利因为“刚性”和未来可预测性而颇受投资人看重,但奈何公司这一顿操作,实在是“不讲武德”……

总结

公司5年来6次受上交所的通报批评、公开谴责、书面警示,涉及对象包括控股股东、董事、财务总监等,公司内控的糟糕程度可见一斑。

盲目的并购,导致公司商誉激增;2017年以后,并购标的业绩不佳,公司只能选择一次次咽下商誉减值爆雷的苦果。

时至今日,商誉等资产减值风险仍然是公司面临的一大风险。

从外部环境来看,两票制、一致性评价、集采等政策落地实施以来,制药企业都面临如何调整销售模式和削减中间费用率等问题,以适应行业新规则。

公司在行业转型阶段,并未表现出良好的调整状态。新扩产产品销量惨淡,收入端陷入下滑;经营方面管理费用率攀升、销售费用率长期高企,高费用率不断侵蚀公司盈利能力。

就在这样的经营困局之下,公司选择加大分红,坐吃老本,可以说是“迷之操作”。

免责声明:本报告(文章)是基于上市公司的公众公司属性、以上市公司根据其法定义务公开披露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临时公告、定期报告和官方互动平台等)为核心依据的独立第三方研究;市值风云力求报告(文章)所载内容及观点客观公正,但不保证其准确性、完整性、及时性等;本报告(文章)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市值风云不对因使用本报告所采取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

以上内容为市值风云APP原创

未获授权  转载必究

邮箱:mvlegend@163.com /微信:yangfeng562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