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淡马锡投资策:关注四大结构性趋势 敢于在下行周期加大投资

2021-07-17 01:29 经济观察网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解码淡马锡投资策:关注四大结构性趋势 敢于在下行周期加大投资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胡艳明  “淡马锡做得对的就是敢于在这么动荡的一年成为一个最大的投资年。”7月15日,淡马锡全球企业发展联席总裁、中国区总裁吴亦兵接受经济观察报专访时如是说。

在截至2021年3月31日财年中,淡马锡投资组合净值创新高。7月13日,淡马锡发布财报显示,淡马锡投资组合净值为3810亿新元,比上一财年增加了750亿新元,1年期股东总回报率为24.53%。这一财年,淡马锡大进大出,投资额为490亿新元,脱售额(注:也即减持额)为390亿新元,均创历史新高。

从淡马锡投资组合标的资产的地理区域分布来看,中国占比从上财年首次超过新加坡本土后,本财年占比仍居第一,不过占比从2020财年的29%下降至27%,新加坡市场占比保持在24%不变。

吴亦兵表示,从投资策略而言,淡马锡看好中国的经济,中国投资占比变化更多是因为全球资本市场的动态调整。从一级市场看,全球和中国去年都是积极投资的一年。

敢于在下行周期中加大投资

截至2021年3月31日,淡马锡投资组合净值为3810亿新元,比上一财年增长了750亿新元。

淡马锡董事长林文兴在财报中称,投资组合回报稳健增长,包括在支付、科技和生命科学等领域,中国和美国市场尤为显著。另外,一些非上市投资组合公司在市场反弹时成功上市。

截至本财年淡马锡1年期股东总回报率为24.53%,相比前两年实现大幅增长。截至2020年3月31日财年1年期股东回报率-2.28%,2019财年1年期股东回报率为1.49%。

自1974年成立至今的47年来,复合年化股东总回报率为14%,20年期和10年期的复合年化股东总回报率分别为8%和7%。

从淡马锡的资产流动性来看,45%是非上市公司,55%是上市资产;而上财年两类资产的比例分别是48%和52%。“去年资本市场是有水涨船高的效应,但是我们做得好是敢于在下行的周期中加大投资。”对于业绩大幅增长,吴亦兵如此解释。

吴亦兵进一步解释,淡马锡有45%的投资组合公司是未上市公司,而且不是mark-to-market(按市值计价),是按账面价值计的,所以总体的24.53%股东回报率是整体资产两者综合的数字,如果单看二级市场数字,估计比这个数字要高。

淡马锡也一直强调自身作为长期投资者,而不看短期的套利。吴亦兵表示,淡马锡的投资策略还是看到基本面好的公司,从内涵价值的判断,好的公司会持续长期投资。淡马锡是跨世代投资者,希望能够穿越周期的投资。“最终的数字只是一个结果,我们也不只看一年的数字,我们做得对的就是敢于在这么动荡的一年成为一个最大的投资年,去年投了490亿新币,我们内部的话来说就是,能够保持高度的灵活性和敏捷。”吴亦兵表示。

过去一年淡马锡投资和减持均创历史新高,脱售390亿新币,吴亦兵表示,“脱售分为两种,一种是风险控制,一种是逢高调整。认识到了风险,淡马锡还是要保持足够的风险意识,我们不是基金管理公司,是资产的所有者,能保持这么高的敏捷性,是淡马锡做得比较好的一个事情。”

关注四大结构性趋势

淡马锡本财年在科技、金融服务、工业与能源领域进行了大量投资。金融服务和电信、媒体与科技仍是投资组合中占比最高的两大行业领域,分别占24%和21%。不过,淡马锡也表示,这些行业的投资组合结构在过去10年出现了显著变化,部分是由数字化进程所驱动。

在金融服务领域,淡马的投资组合从以银行为主,扩展到包含金融科技、保险和支付等领域。投资了包括英国财富管理平台FNZ,以及辅助全球数字支付和卡片发行的新加坡初创企业Nium。

在电信、媒体与科技领域,随着数字化进程成为主流推动力,淡马锡现在重点关注充满活力的科技领域,包括软件、互联网、电子商务、共享经济、云计算和数字内容。

科技领域投资包括美国线上娱乐平台Roblox、英国网络安全工具软件开发商 Snyk及英国线上活动直播管理平台Hopin,对国内著名企业快手科技追加了投资。

从行业分布来看,生命科学和农业食品在投资组合中的占比从上一财年的8%提高到10%。“这个比例确实比过去几年有较大的提高,未来还是有非常大的空间。”淡马锡中国区执行总经理沈晔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沈晔称,淡马锡对生命科学行业包括医药、医疗器械、医疗服务、医院等,都进行了很多投资。从全球来讲,最近也发现了很多新的技术,而且不断在进行突破,这方面是淡马锡非常关心的。

另外,沈晔谈到,中国原来在生命科学领域的基数也比较低,随着医保发展、整个消费能力的提升,包括现在消费类的医疗的出现,淡马锡觉得在中国生命科学领域的空间依然很大,未来会加大投资。

相比之下,消费与房地产行业的占比则从上一财年的17%下降到14%。吴亦兵否认了这是因为房地产占比下降所致,淡马锡一直将消费和地产放在一起统计,而近年来淡马锡几乎没有新增地产投资,更多地产是间接投资,比如凯德置地,既有消费,又有地产,(地产)规模小就合到了一起。

淡马锡的投资重点把握数字化进程、可持续的生活、未来新消费和更长的寿命这四大结构性趋势。

消费是淡马锡重点发力的一个阶段。吴亦兵表示,新兴的95后Z世代的崛起,需求方的崛起,再加上总体中国95后消费方式发生了变化,因为是数字原住民(nativedigital),再加上整体生活水平和可支配收入的增长,造成了中国的消费从量的增长到了质的增长的阶段。消费质量的提升到了一个阶段,造成一个巨大的土壤,需求方土壤就有新兴的品牌崛起。从供给方来说,像元气森林这样的企业,一开始就有数字化在整个供应链的赋能,这造成了整体新兴消费品牌的崛起,这是淡马锡很重要的一个主题。

投资策略依然是重仓中国

从淡马锡投资组合的地理区域分布来看,在上一财年,淡马锡持中国资产比例为29%,首次超过其持有新加坡本土市场的资产的比例24%。

本财年,中国市场占比从2020年的29%下降至27%,占比仍位居第一。与此同时,新加坡市场在淡马锡投资组合中的占比保持在24%不变,而美洲市场占比则从18%上升至20%。

吴亦兵表示,在美洲和欧洲的投资逐渐加强,是因为基数较小。淡马锡从全球而言,在不断增加欧洲和美洲的投资,也是要整体更加平衡,这是一个长期的趋势。淡马锡的投资策略就是重仓中国,中国、美国都是重要的市场。

本财年淡马锡在全球范围内增加对支付领域和金融科技企业的投资,对于中国金融科技行业的机会,吴亦兵对记者表示,淡马锡作为金融行业大规模的投资者,也是科技行业大规模的投资者,金融的实质就是对风险的管理,风险的管理本身就是一个强监管的行业。所以,淡马锡在投资时强调的是,只投持牌的金融机构。淡马锡认为,因为金融在全球都是强监管行业,如果在擦边走监管的边缘迟早是要被淘汰。所以,淡马锡没有投P2P。“这么多年我们确实看到有很多创新,但是创新迟早要到监管视野中来。”吴亦兵表示,继续看好这一个赛道,“淡马锡投得比较多是以科技赋能金融企业,但是金融企业都应该是持牌企业。在中国的投资,我们也是沿着这个方向,从全球投资的金融方向看,像支付确实带来了总体支付效率的提升,还有保险、财富管理。”

去年,曾经一度备受关注的蚂蚁集团上市被按下暂停键,淡马锡曾在2018年参与蚂蚁金服(现蚂蚁集团)的C轮融资。对此,吴亦兵表示,淡马锡寄望投资组合公司倡导良好的治理,从怎么更好地尊重监管的方向加强治理。对于蚂蚁集团未来的预期,是如何把科技能力在监管的范围中能够更好地发挥作用,在牌照业务之下怎么进一步发挥作用。“有强大科技能力的企业虽然会有波动,长远还是会有增值。”

今年5月,淡马锡参与投资的贝莱德建信理财有限责任公司已获中国银保监会批准,并已在中国开展理财业务。贝莱德持有合资理财公司50.1%的股份,中国建设银行通过全资理财子公司建信理财有限责任公司持有40%,淡马锡持有9.9%股份。

在淡马锡中国区执行总经理刘晖看来,国内的财富管理市场规模大概27万亿,市场广阔且增长非常健康。“在过去,可能更多银行的理财产品都是保本或者承担隐形担保的功能,这方面最大的问题就是大家同质化经营,过度竞争,未来在净值化管理过程中,更多需要机构加强他们资产配置的能力,辨识很好的投资资产的能力。”

至于淡马锡在贝莱德建信理财的运营过程中承担的角色,吴亦兵表示,三方互补,建行有对中国客户的理解和渠道,贝莱德更多是基金管理经验,尤其是对于指数基金和固定收益,淡马锡是具有股权和私募方面的专长,在这方面有广泛的生态系统,每一个参与者都贡献自己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