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版京东”Flipkart为什么急着和亚马逊撇清关系?

2021-07-20 11:33 钛媒体APP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文 | 有牛财经

面临印度政府反垄断监管的Flipkart正在为自己喊冤?

7月19日,有媒体报道称,印度监管部门正在对本国两大电商网站——亚马逊印度和沃尔玛旗下的Flipkart展开反垄断调查。面对印度官方的调查,Flipkart却认为相关文件不合理。

在近日提交给印度卡纳塔克邦法庭的一份文件中,Flipkart表示:“印度竞争委员会和法庭混淆了针对亚马逊和Flipkart的证据,而且遗漏了一个重要事实,那就是两家公司是激烈竞争的对手。”

简单来说就是,Flipkart认为自己和亚马逊不一样,印度有关部门应该针对两个电商平台展开独立的调查,而且双方是竞争关系,并没有构成垄断。

在这份文件被曝光之后,Flipkart和亚马逊都未发表意见,而印度监管部门印度竞争委员会因周日休息也没有表态,不过未来几天,印度相关部门可能对这两家公司的诉求做出回应。

作为印度本土电商品牌的Flipkart认为自己和亚马逊并不一样,又该从何说起?面临印度的监管,最近刚完成融资的Flipkart开始急了?

反垄断监管将至,亚马逊的公关行动效果为什么不好?

事实上,这并不是印度第一次针对电商行业进行监管。早在2015年,Flipkart为了规避印度有关部门的监管政策,就在新加坡注册成立了Flipkart Pvt Ltd。

从2018年开始,印度多次加大了对电商平台的限制,其中有一条直接规定电商企业禁止通过拥有股权的供应商销售产品,禁止与卖家达成排他性协议,不能提供特别折扣,只能在自己的平台上销售产品。印度的这一行为,就像是给Flipkart以及亚马逊的扩张设置了障碍。

为了避免监管,Flipkart和亚马逊都开始改变公司结构,也是在这一时期,沃尔玛收购了Flipkart的大部分业务。

为了保护印度本土电商企业,以及迫使亚马逊等外国电商平台放弃部分业务,印度政府更是针对性地推出了多条政策。例如从2019年2月1日起,禁止电商在其平台上销售独家商品,因为印度政府认为这样容易形成垄断,尤其是外国电商巨头拥有雄厚的资本,会进一步压缩印度其他电商平台和实体店的生存空间。

2020年1月13日,印度竞争委员会指出亚马逊和Flipkart存在大幅折扣、推广优选卖家、电商独家发售手机以及为个别卖家提供优势等涉嫌垄断的做法,于是对双方展开调查。印度有关部门认为,大型电子商务公司不应该提供大幅度折扣。

这些政策以及指控,正好戳到了亚马逊的软肋上。今年2月份,有媒体报道称亚马逊多年来帮助一部分第三方卖家在平台上做大,并利用这些卖家规避印度的相关法律,甚至还拥有两个第三方卖家的股份,并为他们提供补贴。

由于监管政策的不断变化,让电商行业在印度成为了一门很麻烦的生意,刚刚卸任的亚马逊前任CEO贝索斯两次访印那天差地别的待遇,就是最好的证明。

来自Canva可画,jsptoa的图片

2014年,贝索斯访问印度,成功见到了刚刚当选的莫迪,并承诺在印度投资20亿美元,这让他在印度备受欢迎。在此之后,贝索斯在2016年、2017年两次受到莫迪赴美访问。

不过没几年,印度政府就给贝索斯上了一课。

2020年1月15日,或许是为了让印度政府改变心意,贝索斯紧急访问印度,展开了一系列公关行动,并宣布要追加10亿美元的投资。没过两天,亚马逊也宣布将在印度创造100万个就业岗位,此前承诺的投资额也增加到了55亿美元。

虽然表现的诚意满满,但是贝索斯却连莫迪的面都未能见到,印度工商部长皮尤什·戈雅尔更是在16日一点面子都不给,直言道:“任何试图使用电商市场模式秘密进入多品牌零售领域的人,都将受到质疑和调查。”

究其原因,印度政府并不是不欢迎投资,更深层次原因则是线上电商行业对线下实体零售行业的冲击,尤其是在印度这种零售商数量众多的国家。

根据统计,在印度有超过1.3亿人依赖实体零售,这些从业人员经营的店铺规模都不算大,大多是流动商贩、街头夫妻店之类的小型零售点,因为亚马逊为了开拓印度市场而采取的优惠手段,让这些中小型商家的利益受到冲击,于是代表了数千万零售商利益的全印度贸易商联合会在印度300个城市组织了抗议活动。

另一方面,这些中小商人正是莫迪所在的印度人民党的重要票仓,相比于印度政府的利益,亚马逊所承诺的百万就业岗位显然微不足道,这或许也是印度政府对于亚马逊的“善意”并不买账的原因之一。

相比外国血统纯正的亚马逊,印度出身的电商独角兽Flipkart却在试图摆脱监管阴影。

“印度版京东”Flipkart,什么来头?

作为印度土生土长的电商平台,号称“印度版京东”的Flipkart成立于2007年,以图书销售起家,由印度人萨钦·班萨尔和比尼·班萨尔共同创建,两位创始人都曾在亚马逊任职,成立不久就拿到了第一轮融资,自此开始朝着丰富商品品类的路线拓展。

Flipkart的创始人成立之初就给自己定下了一个目标——创建一个大型互联网公司,在2007年的印度,这是非常难得的,因为那时的印度创业者的野心非常有限。换句话说就是,2007年的印度电商行业还是一片蓝海,未有强力选手入场,不过野蛮生长的印度电商行业也导致当时的电商服务普遍不好,用户购物体验非常差。

在这种背景下,和京东一样自建物流体系的Flipkart依靠着出色的用户体验,成功从印度电商平台中脱颖而出,很轻易地就吸引了大量购物者。2018年,沃尔玛以160亿美元的天价收购了当时估值210亿美元的Flipkart,成为全球电商领域的最大一笔交易。

虽然被沃尔玛收购,但是Flipkart却并没受到太大限制,反而在沃尔玛的帮助下完善了许多初创公司的通病,并优化了财务和法律体系,强化了一些部门的职能。在沃尔玛的放权支持下,Flipkart成为了印度最大的电商平台。

图片来自yandex

目前Flipkart旗下有时尚电商Myntra和jabong、移动支付公司PhonePe、Flipkart Internet等业务。不过随着Flipkart的规模逐渐扩大,印度相关部门对其的监管也在逐渐缩紧,就比如这次虽然没有证据,但是也将其和亚马逊放在一起展开反垄断调查。

由于亚马逊面临的指控之多,Flipkart对于被一起放入指控中难以接受,于是寻找到了一个解决方法,这就是本文开始提到过的,Flipkart表示自己和亚马逊并不一样。Flipkart称印度竞争委员会提交的证据只涉及亚马逊和第三方卖家,针对Flipkart有关部门却并没有提交类似证据,所以Flipkart认为印度有关部门应当对两家公司展开独立调查,而不是混为一谈。

当然,Flipkart的提案是否会被接受,还要等到印度竞争委员会的回应,但时间不等人,如果在反垄断调查方面浪费太多的时间,对于计划满满的Flipkart来说,这种额外风险显然是不值得的。

难舍香饽饽的FlipKart,为什么急着和亚马逊撇开关系?

Flipkart和亚马逊就算面临众多风险也不愿退出印度市场,除了积重难返外,印度市场的规模之大,也是个重要的原因。

众所周知,印度是仅次于中国的人口大国,印度的互联网行业水平虽然不像中国一样发达,但是互联网用户数量在2019年就超过了6.7亿,而且三分之二是年轻人,这意味着大部分互联网用户对于新兴事物的接受能力并没有那么弱。

当用户基数上去后,甚至能够倒逼企业对产品进行迭代,例如许多印度互联网用户喜欢用Youtube,甚至当成谷歌来用,这导致Youtube特意开发了印度各地方言的语音搜索引擎。这么多尚待开发的互联网用户对于电商行业来说,可以预见的是能够带来巨大利益。

根据Forrester Research的报告显示印度电商2020年的市场规模为330亿美元,而且印度的线上药品销售等领域还是一片蓝海,印度电商行业的市场规模还将持续增长,预计到了2025年GMV将超过1000亿美元,覆盖3亿印度互联网用户。

这么大的香饽饽,自然让Flipkart无法轻易放弃,甚至为了和加拿大电子商务软件开发商Shopify竞争,Flipkart推出了一款名为Shopsy的社交电商软件,这款App支持个人和小企业通过whatsApp等社交平台推广商品。

另一方面,就算是在被调查,Flipkart和亚马逊还是没停下价格战的步伐,在印度节日时,拿出了不同的打折促销方案,细看双方公开的信息,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Flipkart就算面临监管也要硬着头皮继续打下去。

图片来自yandex

根据公开资料,在2018年时,双方占印度电商GMV的比例相差无几,亚马逊31.2%,Flipkart31.9%,但是为了减少亏损占总收入的比重,Flipkart放缓了业绩增速并减少了营销支出,虽然优化了亏损情况,但这也导致亚马逊在最近几年中的业绩增幅超过了Flipkart,尤其是亚马逊智能手机出货量在2020年首次超过Flipkart。

劣势初显的Flipkart的为了巩固投资者对其未来增长的信心,一方面计划将移动支付业务PhonePe单独上市,另一方面,Flipkart本体的上市计划也提上了日程,在今年7月初接受沃尔玛和软银的融资后,估值超过370亿美元,并透露最快将在明年年初上市。

Flipkart和亚马逊两家头部电商平台的竞争也导致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很难有其他对手插足,不过要是说可能打破这个局面的选手,也不是没有。

作为印度最大的企业集团,信实集团在2020年5月正式上线了杂货电商平台JioMart,不过到了今年1月时,日活用户才突破100万,为了带来更大的突破,信实集团计划将JioMart整合进WhatsApp,WhatsApp是印度最大的即时通信软件,用户超过4亿,如果能够成功整合,或许将为亚马逊和Flipkart带来一定的冲击。

总的来说,在业绩上劣势初显的Flipkart难以承受和亚马逊一起被反垄断监管的可能性,如果调查出现不可预料的意外,那么可能会对其上市计划产生不可预知的影响,尤其是前有亚马逊,后有JioMart、Meesho等群狼的情况下,Flipkart在没有明确证据的情况下,自然要将自己和面临多项指控的亚马逊撇清关系,但是前文也提到过,印度电商行业冲击的是作为票仓的广大群众,虽然电商崛起是大势,但Flipkart不可避免的将会受到一定影响。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