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登陆纳斯达克是否又一场戏 贾跃亭:造车是认真的,回国是必须的

2021-07-24 01:28 证券日报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FF登陆纳斯达克是否又一场戏 贾跃亭:造车是认真的,回国是必须的

本报记者 龚梦泽

如今的造车赛道上没有最疯狂,只有更疯狂。

7月22日,由贾跃亭一手创立的电动车企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以下简称FF),成功挂牌纳斯达克,股票代码为“FFIE”。

截至当日收盘,最终收13.98美元,仅上涨1.45%,FF市值为4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90亿元。而持有FF股份20%的恒大汽车也一扫连日颓势,22日大涨20.3%。

上市现场,贾跃亭也罕见露面。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被问及是否有回国打算,他的答案是“那必须的。”

“由于FF91的屡次跳票及贾跃亭个人负面的影响,FF91以目前的性能和售价量产,将很难在国内市场中站稳脚跟。”新浪财经专栏作家林示表示,不认为FF会成为所谓“中国版特斯拉。”

目前国内仍有好几家大型公司还在争抢造车的“入场门票”。

“管他是谁,投了再说。”有VC风险投资者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FF上市前夕,在原定投资人因外力因素无法完成投资计划的时候,国内相关投资机构在短短的数日时间内接盘,一定程度上确实说明了个别资本对FF看好。

命运多舛

FF起死回生美股上市

回顾贾跃亭与FF过去几年的发展,大致可以分为决定造车、融资遭困和重组分割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2014年5月份至2017年1月份,这属于FF的发育期。

早在2014年,时任乐视CEO的贾跃亭就发布了微博,宣布乐视将开启智能电动车的计划。彼时,乐视是首家宣布要造车的互联网公司。那段时间,乐视网处在高速扩张期。从后来披露的信息可以得知,FF在美国加利福尼亚注册营业后,贾跃亭在两年的时间内,向FF实缴了约6.13亿美元资本。真金白银的支持下,FF首款旗舰产品FF91正式亮相。

然而,随着2016年底乐视资金链危机爆发,以贾跃亭赴美为标志,FF失去了最重要的输血通道。一头扎进了从2017年初至2020年7月份的遭困筹钱的第二阶段。

在这个阶段,FF与恒大上演了一出由爱恨交织的大戏。2017年下半年,在FF正寻求A轮融资时,恒大主动抛出了橄榄枝。恒大将投资20亿美元来换取FF45%的股权,其中有8亿美元在协议签署后就给了FF,剩下的12亿美元则将在2020年底之前支付。

好景不长,基于原投资协议的补充协议,恒大要求贾跃亭必须转让其持有的FF股权及对FF的控制权,关系也逐渐走向决裂。而此时,FF的资金状况已十分紧张。截至2018年9月26日,FF银行账户中只剩下1810万美元的现金。直到2018年的最后一天,FF与恒大的这场闹剧才正式收场。最终,双方达成新的协议,恒大已经投入的8亿美元将换来FF32%的股权,其他投资协议均立即终止。

经此一役,FF不得不变卖资产度日。2019年3月份,FF先后出售了其持有的位于美国拉斯维加斯的工厂土地,以及位于洛杉矶的总部大楼。但真正的融资遥遥无期,汽车量产计划也无法施行。

站在悬崖边上,贾跃亭决定最后一搏。今年1月份,FF正式对外披露上市计划,通过与特殊收购公司PSAC反向合并以实现上市交易。

据FF方面透露,由于PSAC持股人选择赎回的最后期限已过,截至7月20日美股收盘,FF通过业务合并,获得约10亿美元的总收益。同时,作为FF的创办人,贾跃亭自2017年7月份赴美,至今已经离开中国整整四年。

这期间,贾跃亭一手创办的乐视网被强制退市,他也因IPO造假被北京证监局罚款2.41亿元。“下周回国”更成为网友对于身处大洋彼岸他的一种调侃。

时过境迁

贾跃亭造车梦难圆

2019年9月份,FF进入第三阶段。公司正式任命毕福康接替贾跃亭成为公司全球CEO;同年10月14日,贾跃亭宣布申请个人破产重组。一系列操作背后,旨在让FF去贾跃亭化。

从结果来看,贾跃亭的目的已经达到。现在,贾跃亭持有的FF股权已经转为债权人信托,而他在FF的职务是CPUO(首席产品和用户官),主要负责人工智能、产品定义等相关工作。

如今,FF的资金问题得到缓解,接下来的重点将是推进汽车量产。

作为FF的首款旗舰车型,FF91被寄予厚望,但自2017年1月发布之后,量产时间表却一再延迟。记者查阅FF披露的文件显示,FF首款乘用车将在美国上市,随后不久会在中国推出,2023年开始向欧洲扩展。

对于储备车型,贾跃亭放下豪言:“FF91 Futurist和FF91是目前世界上唯一在产品和技术定位上高出特斯拉Model X及S Plaid一个档次的智能电车领域的塔尖产品。”他还表示,将12个月内把车辆交付到用户手中,实现对S迈巴赫、法拉利、宾利等传统超奢华汽车品牌的颠覆。

“对于任何一家公司而言,上市都是一个重要里程碑。”林示认为,但对于造车业务来说,这只能算是很小的一小步。在解决资金问题之后,接下来的产品竞争会更加残酷。

事实上,源于对贾跃亭不良声誉的担忧,业内对FF的发展前景普遍不抱有积极评价。更为重要的是,国内智能汽车市场已时过境迁,各路资本托举的新能源品牌汽车早已进入从产能扩张到品类扩充的新阶段,赛道正在变得空前拥挤。

记者注意到,已经齐聚美股的蔚来、小鹏、理想三家造车新势力,纷纷传出回港上市动态。近日,零跑汽车Pre-IPO轮融资也宣告完成。而冲刺科创板的威马汽车,背后同样有国资机构的鼎力支持。此外,今年1月11日,李彦宏率领百度与吉利控股组建了集度汽车;紧接着,雷军又高喊“为小米汽车而战”下场造车。

对于眼前这般景象,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称其为“智能汽车全新的春秋时代”。需要指出的是,据他透露,还有好几家大型公司在争抢造车的“入场门票”,只是没有到立项阶段。

“管他是谁,投了再说。”有VC风险投资者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尽管零跑汽车创始人朱江明认为“零跑很可能是资本方最后一张门票”。但FF此时成功上市,不排除各方也希望能够从FF身上抢到一张门票。